2014年臺北市長的國民黨初選中,政壇“菜鳥”連勝文之所以能夠戰勝老將,部分得益於2010年“五都”選舉中遭遇槍擊的經歷;而進入選戰密集期後,連勝文的“官三代”身份成了他的“硬傷”
  本刊記者/蘇潔(發自臺北)
  連勝文大概不會想到自己有一天會和柯文哲同台競爭,也沒想到有一天對方的人氣會超過自己。
  臺北市長選舉鏖戰正酣。6月23日,臺灣TVBS民調中心公佈了最新調查數據,結果顯示,自前“立委”沈富雄宣佈參選後,另兩個參選人的支持率都出現了下滑。無黨籍柯文哲支持率下降兩個百分點到43%;而國民黨籍參選人連勝文的支持度則下滑10個百分點,降到了29%;排在末位的沈富雄有15%。與6月6日的統計相比,連、柯兩人的差距擴大到14個百分點。
  民調結果出來的前兩天,同為臺北市長參選人,連勝文和柯文哲首度同台。那天的臺北烈日當空,一大早兩人都出現在“熊愛自閉兒公益活動”的現場。連勝文POLO衫配短褲,一身休閑打扮;柯文哲則是襯衫西褲,和平時裝束差不多。活動全程兩人都刻意保持距離,在活動現場也是各忙各的:一個跟民眾拍照,一個就到攤位旁幫忙叫賣,毫無互動。現場媒體也跟著兵分兩路兩邊跑。即使主辦方邀二人共同上臺,兩人也是先和他人握手,最後才禮貌性握手。
  現場有些尷尬,兩人原本相熟,2010年連勝文遭遇槍擊案面部受傷,主治醫生正是時任臺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的柯文哲。
  與當年的主治醫師同台競爭,又面臨支持率不及對方的局面,連勝文不是沒有壓力。6月下旬出席臺北內湖區老人服務中心活動時,他忽然有感而發,“過去這一陣子,我走過這段長的路,內心充滿委屈。因為決定參選時,並沒有想到會面臨到如此多惡意的攻擊、抹黑、污辱。有時常常會很氣餒,是不是選擇了一條錯的路?”從宣佈競選至今的經歷,也讓連勝文慨嘆“選舉不易”。
  說這話時,連勝文陣營正陷於“豪宅派對”選戰話題的紛擾中。數月前,臺灣政評人周玉蔻在《美麗島電子報》發文稱,“連勝文進出花花公子兔女郎派對”,指連勝文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就讀時,以名震國際的超美豪宅第五大道川普大廈為居所,還曾跑去在加州上流社交圈享有盛名的“花花公子總部大廈”,參加由花花公子創辦人海夫納籌辦的著名兔女郎派對。
  此事在連勝文宣佈參選臺北市長後,被外界再次拿來炒作。而連勝文團隊也因此將周玉蔻告上法庭,要求賠償。截至6月底,案件仍在審理中。
  “我原本就認為選舉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也不會覺得臺北就是國民黨的優勢選區。但是既然現在是由我來競選,那麼我會儘力。”連勝文告訴《中國新聞周刊》。講話的時候,連勝文常會不由自主地咳嗽。他坦言,這是當年遭槍擊留下的後遺症。
  也許因為搞經濟出身,連勝文並不是一個喜怒形於色的人,說話條分縷析,也並不太常展示自己的感性或脆弱。即使懷疑“選錯了路”,在經一番斟酌後還是會告訴外界一個光明的結論。“選舉以來得到了很多長輩的鼓勵和支持,看到很多人的努力,也在慢慢肯定,這個決定是對的。”
  “這是一個成長的過程”
  即便如此,一年前他還在為這件“對的事情”猶豫不決。
  去年6月,臺灣輿論紛紛猜測新生代連勝文將代表藍營參選臺北市長,但連方面卻始終表態模糊。
  連勝文當時的特別助理徐弘庭對外表示,對於參選市長,連勝文正在“認真考慮”中。徐弘庭說,家庭因素是一個重要的考慮因素,但“並非最終決定因素,最終決定權還在他本人”。
  徐弘庭所說的“家庭因素”,包括連勝文母親連方瑀和妻子蔡依珊的反對情緒。2010年發生的槍擊事件,始終讓連家人對連勝文從政有所擔憂。
  那年的11月,正值“五都選舉”。剛40歲的連勝文以國民黨中央委員身份在新北市出席選舉活動,為市議員助講的他,沒想到厄運突如其來。一名男子衝上台,對著連勝文開了一槍,子彈擊穿他的面部。
  滿臉是血的連勝文被送到臺大醫院急診室,臺大召回權威醫生柯文哲為其治療。
  槍擊案當晚,母親連方瑀接起家中促響的電話,電話那頭告知,“勝文被槍擊,現在醫院急救……”連方瑀手中的話筒掉落地上,電話中是蔡依珊哽咽的聲音。這一夜連家人經歷了最長的黑暗。
  槍擊留下了後遺症。子彈打穿鼻腔,此後連勝文很容易對塵埃過敏,引發鼻水逆流現象。
  令家人心有餘悸的除了突發的不測,還有連勝文原本就不樂觀的身體狀況。2008年,連勝文應時任臺北市長郝龍斌之邀,接任悠游卡公司董事長,面臨著一個虧損兩億的爛攤子。“當時八成的人等著看我的笑話,只有郝龍斌認為我可以搞定。”連勝文回憶說。20個月後,他被查出腎腫瘤,動了場大手術,頭髮幾乎白了一半。
  哥倫比亞大學法律博士畢業後,連勝文主要活躍在金融和外商領域。先後供職美國瑞士信貸、摩根斯坦利和美國通用電氣公司。
  2005年9月,連勝文開始從政。在當年的國民黨黨代表大會上,高票當選國民黨中常委,成為臺灣的政治新秀。然而,此後這位新秀並未給外界留下太深印象。接任悠游卡公司董事長的那年,連勝文38歲,是外人眼中的“連公子”,唯一被外界津津樂道的就是他和臺灣女主播侯佩岑的緋聞。
  連勝文頂著壓力抱著“拼到底”的心態,跑了很多國家和地區,去日本、香港、新加坡等地,學習他們運作交通卡的方式和經驗。連勝文對《中國新聞周刊》回憶,有一段時間要每天吃安眠藥才能入睡;有時候睡著了,做夢都是關於悠游卡。
  任董事長一年多後,在臺北榮總醫院的一次例行檢查中,連勝文的右腎發現了一個兩公分的腫塊。一時間,“連勝文罹患癌症”的消息滿天飛。連勝文接受了腫瘤切除手術,為了不耽誤推廣“小額消費”的進程,休息一個禮拜後,又投入了工作。蔡依珊不忍心,勸他不要太拼命,少出席公眾活動。
  到2010年年中,悠游卡實現發卡超30萬張,小額消費超26萬件次,公司實現盈利一億。連勝文提出了辭職。“未來,我只想為所有愛我的、我愛的人,健康快樂的活著”,當時的連勝文,說了這麼一句話。妻子和母親也希望連勝文遠離政治,過安穩日子。
  半年後,在助選中連勝文遭遇了槍擊。四年後,連勝文選擇回到競選的“戰場”。
  “全世界有多少人,年初得癌症,年底被打一槍。”連勝文坦言,決定參選臺北市長心中有過掙扎、拉扯,但最後還是下定決心,因為“這是一個成長的過程”。
  看著連勝文每天早出晚歸,獨自面對媒體和各種質疑,原本不支持的蔡依珊,最終也選擇了接受和分擔。“剛開始,很多工作人員不支薪,或者領著微薄的車馬費,我被他們打動。”於是蔡依珊主動準備點心給工作人員,也越來越多地參與到丈夫的競選造勢活動中。
  出身名門、擁有布朗大學生化學碩士學位的蔡依珊,為丈夫加分不少。她不僅公開拉票,還獻聲錄製催票錄音帶,甚至在文宣上親筆寫下“勝”字,全力為丈夫助選。
  新生代的硬仗
  臺灣時事評論員胡忠信認為,作為國民黨新生代,連勝文的遭遇未必全是壞事。2014年臺北市長的國民黨初選中,政壇“菜鳥”連勝文能夠戰勝老將、長期擔任基層“立委”的丁守中、蔡正元等人,部分得益於2010年“五都”選舉中遭遇槍擊的經歷。
  “一方面,連勝文因兩年前的槍擊事件而意外爆紅,不但拉抬了當時國民黨‘五都市長’選情,也一直傳聞為下任市長人選;另一方面,雖然連勝文槍擊案的凶嫌被判無期徒刑,但行凶動機與真相始終未明。連戰本人也公開表示不滿,這股‘冤屈’對連勝文參選臺北市長是一大優勢。”胡忠信表示。
  而擔任悠游卡公司董事長的20個月,也給了連勝文一個展示經營管理強項的平臺。“金融海嘯的時候,臺灣的悠游卡公司幾近破產,那是一個臺北市政府自己所成立的公家單位,於是找來了連勝文。在悠游卡公司,連勝文的薪水只有原來的十分之一。雖然是‘太子黨’,連勝文很能放下身段,一個個去拜托‘立委’,讓悠游卡與超商合作。很多人說他是為了從政鋪路,但我知道,他的想法很簡單,只是為了要讓臺灣的悠游卡不要輸給香港的八達通。”臺灣作家、時事主持人陳文茜表示。
  悠游卡公司的扭虧為盈,改變了不少臺灣人當初對連勝文的印象,也為連勝文的從政之路掃除了不少輿論障礙。“連勝文有財經專業背景,在香港創業,在臺灣成功經營悠游卡公司,這些經驗,與現階段其他臺北市長參選人有很大不同。財經專業能力是運籌帷幄各項建設不可或缺的能力,連勝文可以更科學合理地計劃市政建設內容與順序,使其施政更為務實。”臺北前副市長歐晉德是眾多由此看好連勝文執政能力的人之一。
  然而,眾多“優勢”並沒有讓連勝文的選舉之路更平坦。
  早在國民黨內初選期間,“馬英九支持丁守中而非連勝文”的說法就在媒體和民間傳開。“國民黨初選黨內參選人很多。所以馬主席想要支持誰,是他的自由。馬主席比較喜歡其他參選者的想法,我覺得很正常,尤其是我們是一個民主的政黨。最重要的是,初選已經決定由我出來,我們當然希望黨內團結。從高層到基層,努力打贏選戰。”連勝文對《中國新聞周刊》談起當時初選的突圍,更多的是理解。
  突圍後的連勝文面臨的,卻是競爭對手柯文哲的步步緊逼。從2013年9月開始,臺灣7家媒體就針對臺北市長可能的候選人進行人氣調查,起初連勝文的支持率連續數次超柯文哲。但進入2014年,二人差距不斷縮小,直到連勝文被柯文哲反超,且差距越拉越大。
  交叉分析顯示,男性選民有50%支持柯文哲,高於支持連勝文的27%及沈富雄的15%;在女性選民中,柯文哲的支持度同樣較具優勢。從年齡層來看,柯文哲在各年齡層中的支持度均領先於連勝文。
  柯並不是民進黨人,但民進黨確定支持柯文哲參選臺北市長,也創下綠營在臺北市之役不提名的首例。實力強勁的他不僅具有可與連勝文匹敵的專業度,且講話更犀利,立場更鮮明。與強調專業性的連勝文不同,柯文哲更懂得突出施政理念的“庶民性”。早在連勝文希望通過“振興西區”來提振臺北經濟的時候,柯文哲卻提出“打造臺北小確幸”,完善更便民的基礎建設。
  而在“揶揄”競爭對手的背景方面,柯文哲也不遺餘力。接受媒體採訪時,柯文哲強調,自己的競選基金都是靠小額募捐,然後半開玩笑,“讓國民黨多花200億元,然後落選,這就是我的目標。”
  連勝文競選辦公室媒體顧問、臺灣政論學者游梓翔認為,連勝文的“官三代”身份是他的“硬傷”。“雖然出身非他所能選擇,但連勝文‘官三代’和富裕家境很容易被對手和部分媒體找到批評的著力空間。柯文哲一方面利用無黨籍的清新形象贏取部分中間選民青睞,另一方面又與綠營合作得到綠色選民的堅定支持。加上另一位參選人沈富雄拉走部分藍軍選票,造成了連勝文現階段民調暫時落後的結果。”游梓翔對《中國新聞周刊》分析。
  相比之下,柯文哲著力在選民面前打造“艱苦奮鬥,步步為營”的形象。臺灣淡江大學大陸研究所教授潘錫堂也指出,如今的柯文哲正處在人氣的“蜜月期”,如果能夠凝聚跨黨派支持,提出合適的政見藍圖,未來有贏連勝文的可能。
  而進入選戰密集期後,連勝文似乎還沒有特別找到感覺。曾經出語犀利,給人頗有“初生之犢”印象的國民黨新生代,如今無論在跑行程還是面對媒體鏡頭時,表達都更“謹慎和保守”,批評馬英九“大明王朝”時的氣勢消失了。
  臺灣《中國時報》評論,這樣的連勝文,可能還沒有爭取到深藍迴流,卻先失去欣賞他原先人格特質者的歡心。
  除了表達風格的轉變,連勝文在推出施政構想方面也沒有達到理想效果。
  近日,連勝文團隊推出“新視野計劃”,主張將市政中心從信義區遷移到臺北車站西邊,作為解決西區的發展落後的方案。口號一齣,卻受到不少市政規劃專家的詬病,認為發展老城區不能靠轉移市政中心,連勝文“缺乏都市規劃概念,急著推出空洞口號”。
  不過,連勝文仍在儘快適應選舉政治,進入狀態,因為“建設臺北”是他從小的夢想。他曾經常離開臺灣工作,看到別的城市不斷進步,會感嘆臺灣怎麼“卡住了”。連勝文說,從小到大,常被問到是否擔任公職?他也很認真地問自己,到底對什麼工作感興趣?
  “結果只有兩個。”連勝文說,“其中一個就是建設自己居住的城市。把生活弄好一點,讓大家更富裕一點,城市更漂亮一點。”始終堅持推動兩岸經貿往來的連勝文,面對質疑和反對,也沒有放棄的打算。
  “很多想法,可能會被大家認為是錯的,但只要對臺灣有利,我們就會堅持。”他對《中國新聞周刊》說。
(原標題:連勝文:“藍三代”的困擾和堅持)
創作者介紹

twovps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